里斯本

类型:游记 |人气: 7805 |2013-05-29 18:08
摘要:[西葡] 里斯本 一个人的好天气【十一月里斯本阳光之旅】

  葡萄牙的冬天,夜晚来得特别早,才六点十分窗外就黑透了。我坐在回法国的火车上,整理了这几天所有的照片。终于是要回去了。里斯本,这亚欧大陆上最西端的首都,坐落在崎岖山间的奇迹之城,带着阳光下那些分外美好的回忆消失在铁轨向南的尽头。

 

缘起

    初识里斯本是因为《魔女宅急便》里那座靠海的坐落在山上的大都市,魔女琪琪告别家乡去寻梦的地方。那里有巨大的钟楼,古老的有轨电车还有坐山看海的美好风景。后来得知宫崎骏拜寻了欧洲的许多城市才以里斯本和斯德哥尔摩为原型设定了《魔女宅即急便》里的场景。这促成了我最初想去里斯本的念头。那站在山顶能看见波光粼粼的大海和鳞次栉比的房屋的场景在我脑海留下了深深的烙印。

 

    又一次接触里斯本是得知蔡依林的《马德里不思议》是在里斯本郊外拍摄的,这是我最喜欢的MV之一,看小蔡同学穿着鲜亮的蓝裙子碰碰跳跳地在古老的石板路上唱歌的场景,忽然明白这才是旅行的意义。

 

    机缘巧合,本来原定十一月初去布鲁塞尔的计划因为买错票而取消了,正在沮丧后悔的时候忽然发现波尔多去里斯本的票正在打折,心想已经因为犹豫而错过布鲁塞尔这次一定不能再错过里斯本了。于是赶紧去sncf的售票窗口买了去里斯本的火车票,票拿在手上的时候自己还没回过神来,原定的计划在两天之内就改变了——里斯本,曾经那么遥远的地方,终于有机会能去看一看了!

出发

    十月的最后几天,波尔多阴雨绵绵,连续三天的降雨让气温降至五度。而从天气预报得知,遥远的里斯本一周内都是晴天。十一月一日中午,送完去伦敦的瑶瑶从机场回到家,我想,我也该出发了。

 

    晚上七点四分,火车准时从波尔多启程了,三个月前也是在这座的火车站,我们去了巴塞罗那,五天后又从马德里返回至此。每天近万人从这座火车站离开,又近万人从这座火车站抵达。现在我又一个人背起背包,告别了这座熟悉的城市。

 

    我事先买了一个小笔记本,在网上查攻略的时候把笔记都做在了上面,而这次旅行全程,我也用它记下了一个个的时间点。两点成线,三点成面,而这样许多许多的时间点串联就组成了我这次旅行的全部。

 

   

   “十一月一日,2114分,火车驶过biarrizt站,这可能是法国最后一个城市了。窗外路灯飞驰而过,手机信号时有时无。”

 

 

    法国最西边的口岸是Henday镇,濒临大西洋,仍属于阿基坦大区境内,上次我们从西班牙坐车入境,最先到达的法国小镇就是这里。再往南走一小会儿就是西班牙的口岸Irun镇,我觉得比较过分的是一来到西班牙的境内就没有一个人说法语,连火车站里所有的文字提示也很少有法语。反观法国做得就很大度,不仅BarriztBayonne这种边境城市里有很多人会说西班牙语,火车站的广播也有西班牙语的。是不是西班牙人一直在记拿破仑的仇呢。

 

2207分,从Irun站简单检查过境,坐在火车上,窗外下起了大雨。”

 

 

    这次火车的行程异常漫长,晚上七点从波尔多出发,直到第二天早上十点半才能到里斯本,而且为了省钱还没有买卧铺票,之前没上车的时候还一直说没什么,大不了一晚不睡。一旦自己真的坐上了火车,还是有点忐忑不安,只恨时间过得慢。果然,一直熬到午夜都还不能入睡,于是去了餐车,喝了点东西。这火车是Renfe的,是西班牙的公司,火车上的物价也是西班牙的物价,什么都不贵,于是一高兴就喝了一罐啤酒和一小瓶马丁尼。

 

 

   “十一月二日,032分,在餐车喝了咖啡,啤酒和马丁尼,用来克服在火车上不能睡觉的问题。坐在座位上等酒力慢慢发挥作用。”

 

 

    之前同学告诉我,她喜欢坐火车尤其还喜欢硬座,是因为可以在这里结识很多人,现在我也慢慢开始相信了她的话。邻座的人换了好几个,虽然不是都能说英语但还是很高兴地聊天,午夜一点左右,上来了一个男生,居然是说法语的,他说他住在巴黎,妈妈是巴西人,所以他也会说葡萄牙语,而且曾经他也在波尔多上过大学,现在要去葡萄牙的一个以大学闻名的城市。他还教了我几句简单的葡语。

 

 

  “0433分,身边的人下了又上,法国男生回了自己的座,自己邻座又来了一个会说一点法语的西班牙女生Lora

 

   最近一次想睡又不能睡的感觉是在从上海到巴黎的飞机上,那次特别难受,凌晨两点从上海登机开始有十三个小时都不能安神。这次也是,直到天快亮了才能睡着。

 

抵达

"法国时间8点10分,葡萄牙时间7点10分,从睡梦里醒来,还在疑惑到哪儿了的时候看见了手机里《orange与你同在》的短信才知道2个小时之前已经进入了葡萄牙的国境。窗外是绵延起伏的丘陵和坐落在丘陵间的小村庄,太阳还没从山头上升起,朝霞染红了天空。还没晃过神来突然一下太阳就跳了出来,万道金光照得人睁不开眼睛。村庄和丘陵刹那间鲜活了起来。火车再往前走就进入了有雾的松林,雾从稀薄到浓稠,直到能见度不到20米,整个松林浸在雾气里,像仙境一般."

去厕所里洗了脸漱了口,然后又去餐车吃了面包喝了热巧克力。从餐车的大窗口看出去,更觉得像在仙境一般。


“葡萄牙时间8点57分,火车一路向南开去,Lora告诉我这列火车并不经过波尔图,有点遗憾。太阳升得老高,雾气渐渐散去。”


火车摇摇晃晃摇摇晃晃,行进在清晨的阳光里,好像没有终点一般,由于昨晚没几乎都没合眼,我又迷迷糊糊地睡着了。等到再次醒来的时候,Lora提醒我火车已经到站了,里斯本就在眼前。


“10点35分,坐上了去旅馆的地铁。里斯本,阳光灿烂。”
 

老城区

在旅馆放下了行李,洗了头然后,换了凉快的衣服,拎上包就出门了。今天的计划是没有计划,在城里走一走,大致了解一下里斯本,然后坐电车去老城区参观。但是,当务之急是找一家餐馆好好地吃一顿,已经饿到不行了。
我坐了地铁来到了Rossio广场,这是里斯本最中心的一个广场,最重要的交通枢纽之一,广场中央就是国王佩德罗四世的雕像,在雕像的底部有4个女性小雕像,象征着正义、智慧、力量和节制,亦是国王对自己的评价。

在广场附近找到了一个自助中餐,所以说南欧物价便宜呢,中饭七块多,晚饭也才八块多,在法国绝对找不到这么划算的自助餐。虽然菜品种不是很多,但是对于饥肠辘辘的我已经是救星了。

这个餐馆就位于著名的埃菲尔学生的作品santa justa电梯旁边,吃晚饭出来看见好多人在电梯口排队,决定暂时把游览电梯的事放一放,先散步消消食再说。

 
沿着一条可以看见海的路走了下去,走出去一看就发现自己来到了商业广场(plaça do comèrcio)。比邻特茹河河口的商业广场是里斯本最重要的标志性建筑之一,曾经是世界上最繁忙的港口和交易中心。广场三面是黄*色的长廊形建筑,一面是特茹河,中心伫立着国王何塞一世骑马的雕像。这里在里斯本大地震之前是皇宫,地震之后被夷为平地,后来经过改建才成了现在的广场。
 
由于广场四周都没有遮挡物,所以阳光异常刺眼,即使只穿了薄薄的衬衣我还是出了一身的汗。又跑去了河边看风景,这里可以远眺四月二十五日大桥。河畔的沙滩上有不少海鸥在嬉戏,海风吹得一切景致都不那么真实。
 
拍照留念后就决定去阿尔法玛老城区看一看。如果说现在的里斯本大部分是基于大地震之后重建的新城区,那么阿尔法玛区便是从那场大地震里幸存下来为数不多的最“里斯本”的里斯本。该区仍保留了中世纪留下来狭长的街道和迷宫般的建筑布局,而坐落在山坡上的地理条件让它从平面的迷宫变成了立体的迷宫。沿着著名的28路电车线向上走,不一会儿就可以看到里斯本大教堂。这座里斯本最古老的天主教堂外部结构和巴黎圣母院有点相似。每当28路电车驶过教堂的时候人们纷纷忍不住拿起照相机,我也免不了俗,照下了这个经典场景。
 

在教堂附近的车站上了28路,果然里斯本的电车跟传说中的一样,在复杂的山路间穿梭,上上下下的享受。

1415分,坐在一个看得见海和教堂尖顶的平台上,听着流浪歌手唱歌。里斯本,热得可以。”

 

在阿尔法玛老区,有很多这样的观景台,甚至在好多住宅楼的阳台上就能欣赏到这样的景致。
其实想要找到一个最能欣赏里斯本全貌而且还能看日落的地方,非老区顶上的圣乔治城堡莫属。这座位于制高点上的城堡曾是葡萄牙皇室的所在地。但是找到进去的入口却让我颇费了一番功夫,因为街道实在太复杂了,而且城堡的入口又隐藏得很隐秘。圣乔治城堡可能是里斯本唯一一个对学生门票半价的景点,很多其他的景点对学生没有折扣或者折扣很小。买票进去的时候,太阳已经接近西边的地平线了,暖色调的余晖将大大小小错落有致的房屋笼罩得一片温馨。1736分,圣乔治城堡上太阳以惊人的速度消失在地平线上,留下漫天的晚霞。”

 
 太阳下山后,里斯本的大街小巷仿佛有默契似的一同亮起了灯,瞬间山下变得灯火通明。
 看完日落后,已经走了一天的路,我又饿又累,稍微在街上溜达了一下就回旅馆了。休息好准备第二天的行程。
 

贝伦区

 

第二天起来的时候发现已经九点半了,正在懊恼自己起得这么晚的时候才发现我没有把手机的时差换过来,其实现在才八点半。松了一口气去厕所洗漱好,拿好了东西就出门了。

今天的首要任务是游览贝伦区。贝伦区位于老城区以西六公里,虽然这里离中心城区有一点距离,但是也集中了好几个里斯本最值得一看的景点。和阿尔法玛区一样没有被大地震摧毁的贝伦区可以说是葡萄牙最辉煌的大航海时代的缩影。

市区内有公交车和电车直达贝伦,我下了车后就直奔不远处的航海纪念碑。

航海纪念碑外形像一艘扬帆出海的船,是1960年纪念葡萄牙航海史上贡献最大的亨利王子逝世500周年而建的。纪念碑脚下的广场上用大理石拼接成的世界地图,每个港口都标注着葡萄牙船队到达时间。忽然看见上面还写着Macau 1514,突然觉得有点耻辱,人家的辉煌是建立在殖民其他国家的基础之上的。

 
航海纪念碑不远处就是贝伦塔。贝伦塔建造于1514年,当时里斯本的贝伦港是世界上最重要的港口之一,随着葡萄牙的殖民舰队开辟了非洲,美洲和远东航行,大量的香料和黄金从这里进口,全世界的财富汇聚至此,葡萄牙的国力也日渐强大,为了军事防御,所以在港口建造了这个塔。当年达伽马等航海家从这里出发时,消失在视线内的最后一个建筑物便是它;当他们带着远方的富庶归来时,第一个站在岸边迎接的,也是它。如今贝伦塔已经演变成一个观光的景点,白色L形的塔身伫立在特汝河河口向游客述说着大航海时代的辉煌。
 
十一月三日,1137分,在贝伦塔脚下的港口看着波光粼粼的水面和来回游动的鱼,心想:嘿,太神奇了,我在里斯本!”

参观完了贝伦塔,下一站是沿湖公路对面的热罗尼莫斯修道院。这所修道院是葡萄牙哥特式建筑,原来只是一个小教堂,后来葡萄牙皇室从远东进口的香料税抽取了百分之五作为建筑费用,这座雄伟壮丽的教堂才得以兴建。
 教堂是免费参观的,侧室放置着著名的航海家达伽马和葡萄牙爱国诗人卡梅隆的棺椁。达伽马之所以在葡萄牙历史上功不可没是因为他开通了绕行非洲去往印度洋的航线,正是因为有了纸条航线,葡萄牙成了第一个和远东地区有了直接联系的欧洲国家,从一个几近边缘的欠发达国家一跃成为了当时欧洲乃至世界的强国。      教堂侧面还有一个颇具伊斯兰风格的中庭,这个是要门票的,而且学生也没有优惠。我原以为达伽马的棺椁存放在中庭,所以就买票进去了,哪知道进去了之后才发现并没有。好在里面的景致还值得一看,有着许多精美的石柱和长廊。
 
  从教堂出来之后就直奔这次最期待的地点之一:世界上第一个蛋挞诞生的地方pastéis de belém 甜品店。其实蛋挞是一个英国人在原有的葡萄牙甜点的基础上创意改造而成的。葡萄牙人极奢甜,每一个点心都甜到发腻,他们还嫌不够,还要在糕点上撒一层糖霜和肉桂粉才算满意。
这家位于贝伦街84号的甜品店其貌不扬,内外装修用的是蔚蓝色和瓷白色的调子,在阳光的照射下显得干净优雅,门口排着长长的队伍就说明了好口碑和好生意。好不容易排到店里了,就先买了三个蛋挞尝了尝,一咬到嘴里浓香就溢满了口舌。酥皮是蛋挞制胜的关键,而这家的酥皮比我吃过的任何一家都要脆要香,用牙齿咬开之后酥皮在口中层次分明地剥落,裹着浓滑甜美的蛋液,把“入口即化”和“酥脆爽口”这两种不同的口感奇妙结合到了一起;等一口吃完之后,嘴巴里是浓浓的奶香,会让人等不及又舍不得再去吃第二口……那种感觉。。真是无比的享受。(其实我一直的梦想就是当行脚类节目主持人,吃美食说口感。。=_=)
 吃完蛋挞我又坐电车回了城里,刚才的蛋挞吊起了我的食欲,所以即为了果腹又为了省钱,我还是没创意地去了那家自助餐厅大吃了一顿。
 

从自助餐走出来,发现昨天大排长龙的santa justa电梯居然没人排队,于是就兴奋地去坐了。这座由埃菲尔学生Raul Mesnier de Ponsard设计主建的观光电梯其实也是连接巴尔庞下城和卡尔穆广场的交通工具,风格继承了埃菲尔铁塔的样式,复杂的铁艺雕花和钢架结构让人忍不住联系到他老师的作品。

 

1431分,坐在观光电梯的顶端上,阳光透过繁复的铁艺栏杆暖洋洋地洒在身上,从这里可以看见里斯本的全貌,我与中国时差8小时!”

 

接下来要去的一站其实之前都没有计划过,也没查过票价和地点,但是想既然来了一趟,还是得去看看欧洲最大的海洋生物水族馆——里斯本水族馆。

 

    新区

 

       水族馆位于里斯本新区oriente火车站附近,是1998年为了里斯本世博会建造的,外形现代感十足,像是船上树立起来的众多的桅杆。票价是12欧,出示学生证后是11欧。一走到楼外的长廊上就能听到此起彼伏海浪,海豚和海鸥的声音,十分具有感染力。

  一走进馆内就能看到一个巨大无比的观景落地玻璃窗,里面是人工营造的海洋世界,生活着各种各样的鱼类和水草。但是当我逛完一圈之后,发现最值得一看的也只有这个巨大无比的水族箱,尽管它有二十几个观景玻璃窗,从每个看进去的景色还不尽相同。于是觉得这11欧花的有点不值。很疑惑地从出口走了出去,因为心想可能其他地方还有可以看的,但是走出去之后就发现是买纪念品的小商店,再出去就又回到了售票处。于是买了一瓶水准备返回去再看一遍,哪知道这票只能用一次,检票的女生不让我进,我说我只出门买了一瓶水,不知道这就已经算走出来了,而且我进去还不到二十分钟都没怎么看清楚,我还给她看了票上的售票时间。她刚开始还是说sorry不让我进,然后我只好撒娇似的说please,她见四下没有人然后就放我进来了。
 

等进来之后我才心理平衡了,觉得这个钱花的值,让我进了两次。

 

1832分,在海洋馆里,巨大的鱼,幽深的海,虽然这个号称欧洲最大的海洋馆并不大,但是平心而论光影与声效做得特别引人入胜。”

 

直到天黑的时候我才出了馆,这边是里斯本的新区,有着林立的高楼和干净的大道,和世界上大多数的大城市一样,虽然没有特色但是让我觉得亲切。靠近火车站有两座大型的shopping mall ,一座叫哥伦布,一座叫达伽马。稍微逛了一下也没有什么喜欢的衣服,只是感受了一下热闹的气氛就准备回旅馆了。

 

辛特拉

 

     今天最主要的行程是逛里斯本郊区的小镇,葡萄牙皇室的避暑山庄——辛特拉。

 

       按照攻略上总结的经验,我买了12块钱的交通套票,可以做地区内任意的城铁和公交车。去辛特拉的火车是从rossio火车站发车的,平均十分钟一班,四十分钟能到达。

 

        在辛特拉,我选择了一个主要景点pena皇宫和一个次要景点quinta de regaleria来参观。因为pena宫是辛特拉最著名的景点,而quinta de regaleria则是网上评论较高的景点。

 

        一切按攻略来,首先在火车站索要403路的时刻表,好安排下午去罗卡角的时间,然后出火车站在左侧斜对面处买既好吃又便宜还能当早餐的辛特拉特色糕点queijadas,然后乘坐434路去位于山顶的pena皇宫。



 

   114日,坐在434路上,通向pena宫的山路惊险崎岖,时不时还能看见远处的大西洋。”

 

 

        Pena宫被许多人誉为童话中的宫殿,因为它美丽梦幻般的色彩,也因为它身处高山密林之间的神秘。这里是葡萄牙皇室和摩尔人选择消暑的地方。

  Pena在葡萄牙语的意思是遗憾,可惜,奇怪为什么这样一个美好的地方却要被叫做“叹息”,难道它的主人玛利亚女王和费迪南德是觉得这样一个美丽的地方却隐匿在无人知晓处吗?还是他们的爱情本来就是一声沉重的叹息呢?
Pena任何一个平台上远眺都有一种君临天下的感觉,从这里一直可以看到大西洋,山脚下壮丽的自然风貌可能就是国王骄傲的本钱吧。
在这边我还结识了一个来自里昂的中国留学生,他说自己趁着万圣节放假的时间十多天内玩遍了巴塞,马德里,塞尔维亚,里斯本等许多西葡的城市。说实话我还挺羡慕这样一次玩遍的旅游方式,但是鉴于自己要玩一个地方之前就得墨迹着做好久的准备工作,而且还没有大段大段空闲的时间,所以我还是老老实实选择地以波尔多为根据地每次只去一两个城市的旅游方式吧。


      从pena宫下来,就马不停蹄地去了quinta do regaleria 庄园。这是波尔图富商Regaleria在此修建的一个欧式园林,但里面精巧曲折的布局和假山假石的风景却颇有中国园林的韵味。里面最值得一看的便是一个旋转直至地底的天井,刚开始的时候我还不太敢进去,因为里面又黑又潮还特别深,后来有三个西班牙游客过来问路,他们也正好要去里面看一看,那老太太特别豪爽,让我别怕,跟着她一起走就好。

 

 
 游览完庄园已是饥肠辘辘了,就去辛特拉市中心找了一家还比较有情调的餐厅解决午饭。其实之前一直都没有吃一顿正宗的葡式大餐,因为要么时间不赶巧,要么没有那个心情,现在上午的任务完成了,而且离403路发车的时间还有两个小时,所以得空能悠闲地享受一下葡国美食。头菜是汤,倒不见得是多出名的菜,但是我看见几乎每一家餐厅都有这道汤,而且才15,所以就要了一份。
 

      “1340xentra餐厅里,刚喝完开胃汤正等待着主菜。”

 

       主菜我点的是网上特别推荐的bacalhau ,油煎鳕鱼配土豆。端上来的时候稍稍吃了一惊,没想到葡萄牙人跟中国人口味倒是很像,喜欢吃很油的东西。这么大一块鳕鱼泡在一汪清澈的油水里,好看得诱人。

 吃完了鳕鱼我还觉得意犹未尽,看看时间仍然很早,就叫服务生再把菜单拿过来,让他推荐一下还有什么特色菜。他推荐的几道都是很平常的游客菜,我就问他邻座的那个老头吃的啥,看起来香喷喷的,他吃了一惊,说你真的要这道菜吗?这道菜甚至都没写在菜单上,因为只有葡萄牙当地人才喜欢,外国游客都接受不了。我说没关系,我就想吃那个。

 其实就是煎带血的牛肝,而且配上了我在法国都找不到的香菜叶,味道跟中国的香菜一摸一样。这道菜确实特别管饱,分量足,还油大。喜欢吃内脏的肯定会爱上这道菜,因为肝的原味完全被带了出来,和煮土豆简直绝配,切一点牛肝,压碎一点土豆,然后一起吃下去,口感粉粉油油的,还有一种奇异的焦香。


      我吃完结账的时候,那服务生还过来问我好不好吃,我说挺好吃的,所以我全吃完了。他惊奇的问我是哪儿人,我说是中国人。估计世界上只有中国人才是真正爱吃并且敢吃的人吧。


      逛了一会辛特拉的市中心,这边有很多有意思的小店,我还试了用巧克力被子装的樱桃酒,喝完之后就把巧克力被子吃掉,我觉得这种方式还挺神奇的就又喝了一杯。现在想起来其实“mon cheri”的巧克力是抄袭这个创意呀。


回到了辛特拉火车站,在这里有平均每小时一趟开往罗卡角的公交车车。
 

       罗卡角是亚欧大陆最西端的地理坐标,位于北纬3847分,西经930分。我之所以想去看一看的原因是因为刻在罗卡角石碑上的那句诗:“大陆止于此,海洋始于斯。”单是想一想就觉得有种悲凉在里面。陆地在这里结束了,往西行去,从此只有茫茫的大海。

 

       我怀着这样一种心情来到了罗卡角。这边荒凉得只剩下一座灯塔,一个旅游中心和一个小bar。在旅游中心花10欧就能办一张“到过欧洲大陆最西端”的证书,虽然很傻,但我也觉得办一张。等到填好表的时候,才知道这里根本不能刷卡,也没有银行,而且我身上的现金不够,掏出了所有的零钱才有9块多一点,向旁边的一个外国人借了1欧才买到这这张证书。

 旅游中心外有一个小小的红色的邮箱,这是欧洲大陆最西端的一个邮箱。我把事先写好的明信片通通放了进去,从欧洲大陆最西端发出祝福。
 

       1639分,罗卡角,亚欧大陆的最西端,大陆止于此,海洋始于斯,这里只有一望无际的大西洋和轰鸣的涛声。花光了所有的钱,还向别人借了一欧才买了证书,还真是天涯海角山穷水尽了。”

 

       要怎么形容罗卡角的风景呢?这是一个高约140米的悬崖,悬崖上长满了绿色红尖儿的植物,往下看惊涛骇浪拍打着嶙峋的礁石,往远看海平线模糊在天边。若不是那仅有的围栏圈住游客,这样险峻的深渊绝对是一件危险的事物,好像一不留神就会失足掉下去。

1728分,太阳渐渐西沉,葡萄牙的日落特别快,好似一个不留神太阳就没了踪迹。”

 

像这样静静地在葡萄牙欣赏日落有两次,一次在圣乔治城堡,一次在罗卡角,不同的是在圣乔治日落后还有万家灯火通明的景象,而罗卡角日落后就只剩下漫天的星斗了。游人离开后的罗卡角恢复了宁静,只剩下黑夜里依然汹涌的大海。

 酒吧区

 

 

      来里斯本已经三天了,还没正式地感受一下葡萄牙人的夜生活呢,虽然已经有点疲倦了,还是坚持想去里斯本的酒吧区——bairro alot区看一看。

 

      位于市中心的bairro alot区是里斯本最古老的城区之一,这里白天看起来宁静别致,它有着狭窄的小巷,古老的房屋和穿城而过叮当作响的电车。但是到夜晚的时候,往往那些白天看起来并不起眼的住宅楼大敞房门变成了一个个灯红酒绿的酒吧。没见过酒吧驻扎这么密集的地段,纵横交错一连五条街几乎三个门里就有一个是。这些酒吧大多数店面小,主要是供人吃宵夜,喝酒和听音乐的地方,到很少见到能跳舞的。

 

        bairro alot区虽然晚上很热闹,人群熙熙攘攘的,但是却十分安全,不像法国,并没有见着酗酒闹事的。

 

      我稍微逛了一下,已经将近午夜了,而且也没有特别想去的一家,所以拐到大马路上吃了哈根达斯就回旅馆了。

 

照片添加在相册里了 有兴趣的朋友可以去看看

8 赞
  • 评论7
  • |收藏|
  • 分享到:

 看了这么多,何不亲身体验世界邦超级自由行!

相关经验

推荐游记

评论7 )

20人

浏览的人


精品推荐

1环游美国游记攻略系列 12-2...

奥兰多游记下半部分,将为大家主要介绍环球...

人气:3218

2环游美国游记攻略系列 12-1...

佛洛里达州首选旅游目的地之一,因迪士尼世...

人气:3274

3莱茵河沿岸最美的联邦公路 酒香...

莱茵河之美 因为历史 因为诗歌 因为传说...

人气:3316

4英国天涯海角——记 · 康沃尔
5韩国首尔、济州岛、南怡岛冬日之旅

本文相关精选商品

有问题?找旅行小帮手

马上试试

旅行产品
购买咨询

联系客服
X

点击查看与这篇游记相关的
高性价比、精选旅行产品

X

免费旅行定制

2分钟快速收集您的出行需求 48小时量身定制您的出行方案

马上定制 了解一下

世界邦如何帮您搞定出国旅行